盛安好急着下楼,脚下的动作自然没有收着,速度有些快。

  突然,安安挥动了两下胖乎乎的手臂,咿咿呀呀的想跟盛安好说话。

  平衡被打破,盛安好脚步一个踉跄。

  落无言和张姨正在说话,都离她的距离有些远,看到盛安好踉跄的动作,心跳都停了,张姨更是连忙快步了几步,想接住盛安好。

  “妈妈!”落无言直接惊呼了一声。

  好在盛安好已经只剩两三步台阶了,就算变故来的突然,也很快维持好平衡,没有摔下去,只是那一瞬间,心脏还是忍不住抽动了一下。

  等站稳之后,盛安好这才心有余悸的看了眼阶梯。

  “安好,没事吧?”张姨急匆匆的迎上来。

  说话的时候,张姨已经把安安接过去了。

  小安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抱着他的是一个熟人,顿时抓住张姨的衣领,咯咯咯直笑。

  “小祖宗呢,你可别笑了……”张姨有些无奈的说。

  也是看昨天晚上安安难得在盛安好房间里面睡,今天早上张姨进去的时候,安安已经被放到了盛安好身边。

  不管怎么样,孩子多跟妈妈生活在一起,也好一些。

  所以,张姨就特意没把安安带走。

  谁能想到,就短短的几步阶梯,也差点出事故啊。

  一想到刚刚的事,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。

  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  李姐端着牛奶从厨房出来,就看到她们神色凝重的样子,不由得一愣。
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盛安好迅速回过神来,“就是刚刚出了一点儿意外而已。”

  这事情要是告诉薄川的话,没准薄川能直接把家里的楼梯全部拆了。

  楼梯何辜呢?

  和张姨商量的话,这事还能瞒下去。

  “哦哦。”李姐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吃完饭,盛安好特意让张姨带着安安,免得等一下又出现什么意外。

  “言言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盛安好斟酌着说。

  原本还略微放松了一些的落无言,闻言,立刻坐直了身子,虽然面上没说什么,但是那双眼睛,还有那只紧紧攥着衣摆的手,却暴露出她内心真实的心境。

  上一次,她亲生妈妈这么跟她说话的时候,就是说她和丈夫离婚的事情。

  那一天开始,落无言成了一个就算有妈妈,但是也没人爱的人。

  自此以后,落无言就对这种情况有了抵触感。

  “你不用紧张。”盛安好见她的样子,顿时软下语气,“我只是商量而已,主要的,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  怕落无言什么都不管就答应下来,盛安好连忙补充说,“这件事事关重大,而且你才是事件的主体,言言,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,不用马上回答我。”

  “……您说。”落无言顿了顿之后,才谨慎的说。

  “就是,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,为了你能够健康长大,我们决定给你找一个心理医生,你是怎么想的?”盛安好斟酌着措辞。

  她能感受得到,落无言对薄川还是有些排斥的。

  说排斥也不对,就是有些怕,坐不了对她这么亲近。

  大概是因为薄川看起来就不是很好亲近的人。

 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嫁给薄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恐怖复苏只为原作者陌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菲并收藏嫁给薄先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