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的时候,纪王妃亲自送她们出门口,元卿凌想了想。把纪王妃拉到一边去,轻声道:“穷途末路的暂时停靠最虚伪。春风得意的回头才珍贵,你斟酌。”

  纪王妃轻笑出声。眉目里尽然是戏谑,“怎么?以为我心软了?”

  “他方才给你递茶的时候,你眼里的幸福可瞒不住人。”

  纪王妃伸手压了一下发鬓。“那是你道行不够。看不出来,我与他是一个会装,一个更会装,人前恩爱人后冷漠,虽然累。但是日子都是这么累下去的。”

  元卿凌听到这话。才放了心,纪王妃是很清醒的。但是她怕女人都避不过心软一劫。

  回去的路上,元奶奶还一个劲地赞赏纪王,元卿凌自然不想告知她真相,奶奶不需要直面这些阴沉肮脏。就让她以为老五的兄弟都很好吧。

  想起安王妃。元卿凌的心头还是有些沉重。

  安王妃甚至还不如魏王妃,魏王妃当时是得病才会这般自暴自弃。但魏王妃是很顽强的。如一株风中劲草,一直和逆风对抗。

  但安王妃就是一株开放在花园里被好生保护的玫瑰,一旦保护罩被掀开,直面风雨,那就只有零落满地的下场。

  阿汝……她心头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。

  翌日闹事者渐渐地就少了很多,但是没在楚王府门口闹事不意味着这事平息下来,尤其天气渐冷,京中多了许多患风寒的患者,把惠民署堵得水泄不通。

  医馆也是家家爆棚,药价提升,看病已经成为北唐急速解决的大难题。

  医疗的缺失让百姓把愤怒都转嫁到太子妃的身上来了,民怨四起,明元帝每次早朝总会听到御史进谏,要他正视此事。

  明元帝之前虽然说禁止元卿凌上山,但是行动上依旧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如今眼看他也扛不住了。

  偏生宇文皓忙得很,京中出了好几起的命案还有入室盗窃的案子,盗窃不是寻常的盗窃,而是潜入了各大官员的书房里头,拿走了一些文书。

  这么多的乱局,让宇文皓疲于奔命,压根没多大的心力去应付其他事情,且之前发生的那一起谋杀案至今还没破,刑部那边已经数次施加压力,让他在限期之内破案。

  大兴的肃亲王在,京中乱成这样,让满朝文武心里头都很不安,觉得给大兴看到了一个乱糟糟的北唐,破坏了北唐的形象。

  元卿凌继续上山,元奶奶坚持要跟着去,元奶奶开了一些中药方子,中西合璧来医治病人。

  他们都在顶着天上的阴霾继续工作,这层阴霾越累积越厚,终究是会掀起狂风暴雨来的。

  终于,一道惊雷在京中炸开。

  帝师韦太傅因为元卿凌不听教训,继续上麻风山的事情,于殿前进谏不果,竟然一头撞在了殿上蟠龙圆柱上。

  人虽然没死,但是事情闹得很大,堂堂帝师竟然要撞死在大殿之上,这是何等惊天的大事?

  朝中一时乱作一团,韦太傅在北唐德高望重,朝野都有一批粉丝,他的事情引发了一波乱闹。

  越来越多的人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元卿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恐怖复苏只为原作者重生医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生医妃并收藏元卿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