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琅没有见过武士彟,也跟他没有什么过往恩怨。至于他那位四岁的未来女皇武媚娘,更没见过。

  秦琅也没有想过要搞武士彟,可是武士彟却躺枪了,说来要怪只怪他是太上皇的人,毕竟武士彟那是在太原元从效勋者名单之列的,真正的太上皇心腹。

  当年李渊搞李孝恭,以有人检举李孝恭谋反为名,派人把扬州大都督李孝恭召回京城下狱审讯,便是派应国公武士彟前去接管扬州的。

  老武在扬州也坐镇了几年了,虽说玄武门之变后也没搞什么新闻,可毕竟不是李二自己人。

  这次中枢斗法,武士彟便先倒下了。

  “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武士彟改授利州刺史,潞州都督黄君汉迁益州大都督府长史、益州刺史。”

  “许国公高士廉迁广州大都督府长史,广州刺史。”

  “薛国公长孙顺德迁扬州大都督府长史,扬州刺史。”

  “鄂国公尉迟恭迁荆州大都督府长史,荆州刺史!”

  “李大亮迁安南大都护府长史,交州刺史!”

  皇帝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,让人叹服。

  唯有武士彟是真倒霉的,别人顶多是平调,甚至是升迁,唯有他是一贬千里,从繁华的扬州,贬去了川边利州。

  秦琅拍掌赞扬。

  其实心里暗暗骂了几句妈卖匹,你李世民既然早有自己的打算,那刚才干嘛还要演那一出,非要让我举荐广州大都督人选,完了又举荐安南大都护府人选,又是举荐益州大都督人选的,可最后却根本没采用,这不是故意耍着人玩吗?

  可秦琅还只能拍掌叫好,说皇帝用人得当。

  舔狗舔狗,舔到最后一无所有。

  李大亮去了交州,黄君汉去了益州,虽没去广州扬州,可总也还是不错的,对于黄君汉来说,这应当算是升了一步,李大亮也算稳固了他副大都督的级别。山东军功新贵集团,又进一步。

  不过估计武家以后肯定认为自己有意搞他们,连带着还把姑丈宰相杨师道,前宰相杨恭仁,还有宫里的杨妃可得罪了。

  这难道是李世民有意而为之?

  弘农杨家在朝中势力可是很大的,仅观王房这一系,在朝中就有五个王妃两个宰相三个驸马啊。这还没算其它系呢,比如杨妃就不是观王房的,他是隋帝房的。

  还有杨素家也是弘农杨氏,虽说隋末时杨家因为出了杨玄感这么个呆霸王,把杨家折腾的很惨,祖坟都让人给挖了,可弦农杨家杨素这一支,在朝在野也还是有不少枝叶在的。

  秦家,这是把杨家得罪了?

  李世民故意的吧?

  秦琅坐在那里听着皇帝继续在那里表演,已经没啥兴趣了,他只知道,自己肯定又被李世民拿着当了回枪使,贬老武估计就是他早有的打算,现在却让自己做了刀。

  阴人啊。

  唯一让人稍感欣慰的是,承乾在这轮斗争里,利益得到了保证。

  长孙顺德那是皇后的叔父,也是承乾的外叔祖,高士廉又是皇后的舅父,是太子的舅公。

  这两个一任扬州长史,一任广州长史,自然等于为承乾稳住这两块盘子。

  秦家现在已经跟承乾挂上钩了,他秦琅也不再是简单的东宫官这么简单,李世民是把秦家完全挂到了承乾这边。

  所以他现在为了秦家的利益,也必须时刻维护承乾的利益了。

  一想到历史上承乾后来长歪了,秦琅就很担忧,承乾才十岁啊,能不能保证他不复历史老路呢?

  廷议结束。

  中枢这次争斗也并未结束。

  当天下午,武士彟的妻子杨夫人便上门来了。

  杨氏带着三个女儿登门拜访。

  这倒是让秦琅有些措手不及的。

  秦琅在花厅迎接了这位四十九岁的杨氏,他发现杨氏虽然快五十岁了,可居然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。

  杨氏以前信佛,到四十四岁都不曾出嫁,后来被李渊下旨赐婚给丧妻的功臣武士彟,这在当时被杨家还认为是耻辱。

  因为武士彟早年只是个商人,武年轻的时候家里贫困,走村窜巷的卖豆腐,后来开始倒卖木材生意,他人聪明会交际,借着修洛阳宫殿和晋阳宫殿等,揽了木材生意,大赚了几笔,家境因此殷实。

  后来花钱买了军职,做了太原鹰扬府的队正,李渊隋末调任河东太原时,武有意结交,花钱豪爽,李渊也很喜欢武的为人,因此两人私交不错。

  后来李渊起义,武士彟更是破家资助军资,助李渊起兵,李也将军队后勤委于武。

  武在大唐立国后,也是得以进入太原元从效勋者功臣名单之中,还得过免死金券。

  这位武德朝的新贵,曾经也是十分当红,但在弘农杨氏家族眼里,武士彟再怎么当红新贵,那他以前也只是个商人啊,还不如人家秦琼呢,好歹秦琼祖上也是阔过的,也是士族阶级的,武只能算贱业之人。

  只是当年李渊很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恐怖复苏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