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东,奉节。

  这些时日以来文安之一直茶饭不思。

  重庆惨败让他心中悲痛不已。

  眼瞅着就要拿下重庆,谭诣却临阵倒戈杀了谭文,随即率兵杀入袁宗第的大营。

  毫无防备的靖国公袁宗第一时炸了营,阵脚大乱下只能选择退兵。

  更为可悲的是,姗姗来迟的潭弘并不是来增援的,而是赶来截杀一众明军的。

  将士们经过一番死战这才逃出一些来,不少大明儿郎都死在了江畔,连具尸体都没能留下。

  他们死的冤枉,死不瞑目啊!

  比战事失利更不能让文安之接受的是潭弘、谭诣的背叛。这些所谓的明军嫡系竟然还不如原来大顺军余部来的忠心。

  文安之要在这个时间点攻打重庆,为的就是分散清军的注意力,缓解云南方面的压力。

  重庆乃是水陆要冲,地理位置十分关键。只要重庆有难,清军大军一定会回救的。

  谁曾想会出现临阵倒戈这种事情。

  “督师,朝廷那边来旨意了。”

  便在文安之哀叹之时,家丁恭敬的在一旁和声禀报道。

  “朝廷来旨意了?”

  文安之大为吃惊,连忙命家丁把钦使请进来。

  他虽是穿了一身常服,还是下意识的整了整袍衫。

  来传旨的是个十分年轻的小太监,文安之自然是没有见过。

  由于事情太过突然,文安之来不及命人排香案,只能冲着御驾所在的方向下跪领旨。

  “臣太子太保兼吏、兵二部尚书,总督川、湖军务文安之恭迎圣旨。”

  那小太监见状连忙道:“陛下特地嘱咐了,文督师年纪已大,可以不用跪着领旨。”

  文安之却是连连摇头。他虽然已经七十余岁高龄,可把礼节看的比什么都重。

  见文安之坚持如此,小太监只得清了清嗓子开始传旨。

  看来朝廷已经知道重庆之战惨败的消息了,文安之心道。

  这封旨意该是陛下特地责斥他的吧?

  作为臣子没能替君上分忧,文安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。便是降职处分,文安之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怨言。

  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,圣旨中并没有提及重庆之战,反而着重在说昆明守卫战。

  而且,在天子与晋王的率领下,众志成城的明军竟然获得了昆明守卫战的大捷,斩首清军无数!

  文安之一时激动的胡须都颤抖了起来。

  朝廷已经多久没有打过这么提气的仗了?

  一路连败下来怕是将士们的心都寒了吧?

  这场胜仗对于大明将士士气的提振实在是太关键了!

  当听到清军大将赵布泰被生生炸死时,文安之感叹道天佑大明!

  从结果来看,朝廷算是保住了。

  文安之在这个时间点组织十三勋围攻重庆,就是行围魏救赵之计,想给昆明朝廷解围。

  既然朝廷无恙,那么重庆之战的失利也就勉强可以接受了。

  文安之正自听得兴起,那传旨的小太监又说起太子来川东抚军的事情,以及命文安之回昆明朝廷听勘的决定。

  文安之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,向钦使再三确认。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南明第一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恐怖复苏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